Oct 2000, 中華管理評論
Vol.3, No.3, pp
.
69∼88

坐禪訓練對有效決策影響之研究
The Influence of Effective Decision-Making by means of Meditation Training

鄧振源
Junn-Yuan Teng
華梵大學工業管理學系副教授

林建璋
June-Chang Lin
華梵大學工業管理學系助教

 

  人類在複雜的生活系統中,經常面臨決策課題,有許多決策問題不是經常性,無法利用傳統分析方法進行求解。為能有效地解決非經常性的決策問題,必須更充分的瞭解人類行為的機能。根據心理學家的研究顯示,人類對事物或問題都有各自的看法。人們若能放開心胸與擴大視野,將很容易解除習慣束縛的壓力,擴展習慣領域與增加能力集,並作出更有效的決策;否則將變成心胸狹窄而固執己見,造成苦惱與不幸,更不用說要作出有效的決策了。坐禪之目的也正如此,要求人們能掙脫心靈桎梏走向自由。要達到心靈的自由,坐禪是其中的一種方法,坐禪時腦波變化的程度愈深,意識變化亦愈深,可以說達到禪定的心境,從而獲得日常生活中無法發覺的智慧,對於非經常性的決策必能更有效。

  本研究嘗試分析坐禪與決策科學之間的關係,期能獲得有用的結果,並應用在企業管理問題上。根據本研究的結果,獲致以下的重要結論:

  1. 坐禪前與坐禪後在決策所需的總時間有顯著性的差異。從分析結果顯示,坐禪訓練有助於決策所需要時間的縮短。
  2. 坐禪前與坐禪後在正確決策數方面有顯著性的差異,顯示坐禪訓練有助於決策的正確性。
  3. 坐禪前與坐禪後在每一正確決策所需的時間方面有顯著性差異,顯示坐禪訓練對正確決策及所需時間有正面效應。

關鍵詞:坐禪,決策,腦波,實地實驗研究,管理。

ABSTRACT

  Human beings as complex living systems are constantly making decisions. Many decision-making problems are nontrivial which challenge the traditional formal analysis. To successfully solve the nontrivial decision problems, we need to understand more fully human behavior mechanism.It has been observed by psychologists that human beings tend to have their own set of habitual ways of thinking, judging and responding to different things, problems and issues. With respect to the release of charge , people with open minds and broad views can easily find ways to reduce their charge, while others, many narrowly fix their minds and nurture old grlevances and misfortunes. It is the sameas a freedom of meditaion.

The purpose of mediation is purely devoted to liberation the hidden potential of the human mind. This research trys to analyz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editation and decision-making,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sults, some concepts and means can application to business management. There are some important conclusions from this research as follows:

  1. There is evidence that the total time requirement of decision- making is lower for the after-meditation than the before-meditation.
  2. There is evidence that the number of correct decision is greater for the after-meditation than the before-meditation.
  3. There is evidence that the time requirement per correct decision is lower for the after-meditation than the before-meditation.

Keywords: Meditation, decision-making, brain waves, field experimental study, management.


一、前言

  現代企業管理不但講求效率,更注意應變的能力;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下,企業的經營者與管理者,為贏得企業的勝利,無不全力以赴。企業的贏贏策略,必須面臨各種大大小小的決策問題,誰能作出有效的決策與對的決策,誰的勝面就會較大。在這眾多的決策問題中,有些是經常發生的,可利用一些數學模式進行分析,或是利用經驗法則剖析;但有許多決策問題並不是經常發生,經驗法則或數學分析模式無法派上用場,這時候就得依賴經營者或管理者的智慧。因此,管理大師西蒙(H.A. Simon)說:「管理即決策」,實有其深奧的意義(游伯龍,1987)。

  為對非經常性決策問題作出有效的決策,管理者或經營者必須擴展其習慣領域(habitual domain),以免被日常習慣行為所束縛,如此才能增加其能力集合(competence set),提升決策的智慧。禪(Zen)的目的也是要求心靈的自由,坐禪(meditation)就是達到心靈自由的有效方法之一。坐禪能影響腦波(brain waves)的活動,腦波變化的程度愈深,意識變化亦愈深,到了禪定的境界,將可獲得日常生活中無法發覺的智慧,這對問題的決策而言,相對地增加了能量。鑑此,企業經營者或管理者在決定非經常性問題之前,如能打坐使心從煩亂到安靜,再從安靜到清淨,相信對問題的解決更有效,這也是《大學》中所說的:「慮而后能得」,這個「得」就是正確、合理及有效的決策。

  企業的管理者不是得道的高僧,也不是日日修行的禪師,因此無法要求經營者或管理者能夠達到定的境界。雖然如此,經營者與管理者可藉由坐禪的訓練,達到調身、調息及調心的功效,進而達到靜的要求,使得在作決策時能思慮澄澈,考量周延。過去的研究大多著重在坐禪對腦波的影響、對身心靈健康的促進、以及對計算能力的效應等,至於坐禪對決策行為的效應如何,尚未有文獻探討,因而是一項值得探討的課題。


二、文獻回顧

2.1禪與坐禪的意義

  禪的本質就是要人們自見自性,擺脫束縛,爭取自由的大道,使貯存在人體內的能力得到正當而又自然的釋放。人的身體猶如電瓶,堶掉蝳s著不可思議的電力,這種電力如不能適當的發揮,必將逐漸衰竭(鈴木大拙,1992);因此,禪的目的就是要人們擺脫習慣的束縛,使能夠自由自在毫無拘束地發揮潛存在人體內的一切創造力,並打破自我的牢籠,而走向「覺」途。人們的覺醒能力一經引發,就能看清事理,了解事物的真相,同時用清新的眼光去看週遭的事物,使人們對於解決問題的能力增強,並且能做出正確的決策。

  <三法印>中說道:「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世事無常,環境不斷在變遷,一個人又怎能固守自我成見而一成不變呢?尤其對於問題的決策,更要能適應環境的變遷。《金剛經》中說道:「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此正說明一個人固執於表相,並不能了解事物的真正內涵,反而誤導了自己。所謂「破我執,見空性」,唯有打破自我的執著,才能使心胸變得更寬廣,眼界變得更深遠(鄧振源,1990)。問題的決策亦是如此,不同的決策者對問題、事物及訊息等,都有各自的習慣看法與做法,如何擺脫習慣行為所產生慣性的影響,以擴大自己的知識領域,增加自己的潛在能力,誠為決策問題的重要課題之一,而禪卻提供一個良好的方向。

  禪的意義為定、靜慮、思惟修。所謂「定」就是心止於一境;所謂「靜慮」就是冥想;所謂「思惟修」就是用心在方法上不斷地關照,每次一離開方法就再回到方法,使自己繫於方法(釋聖嚴,1991)。「坐禪」係指靜坐默想,是用坐的姿勢達到禪修目的。這種功夫首創於印度,再傳到東方世界,至今已歷經許多世紀,現代學禪者仍然嚴格地遵行,並成為東方世界精神修養流行的實際方法(鈴木大拙,1991)。「坐禪」係要達到「心一境性」的禪定程度,誠如《大學》中所說:「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利用靜坐默想培養先天的「智慧」,才能用平常心去對問題(安),同時對問題的各種狀況能夠考慮清楚(慮),最後才能做出適當的決策(得)。坐禪對腦波的影響以及坐禪的科學性,已經被証明(平井富雄,1990)。利用坐禪進行所謂的直觀性決策(intuitive decision ),亦逐漸被提出探討(Simon, 1987; 何敬之等,1995;鄧振源,1997)。

2.2坐禪對心智能力之影響

  Cranson等人(1991)曾進行坐禪對於改進智能績效的研究,一共有45位大一學生參與實驗,坐禪組受試者每週打坐二次,衡量效標為CFIT智能測驗(Culture Fair Intelligence Test)與簡單的選擇反應時間(Simple Reaction Time, RT);控制組則為另一大學的55位受試者,歷經二年長期追蹤後,發現坐禪組的CFIT與反應時間均有顯著的改善,而控制組則無任何改進(關田一月,1991)。Fergusson 等人(1994)曾針對高棉大學生探討坐禪對於學生安寧與認知的效應。一共有95位受試者參與,研究結果發現,有89%的大學生於坐禪後其心理安寧與認知能力有顯著的效應。此外,此一研究亦發現,坐禪對於大學生的學習能力、注意程度、身體健康、心智穩定度以及個性等五個因素,均有正向的相關。

  首先發現腦波存在的是德國耶那大學精神科教授Hans Berger,他在1924年確認人類腦部神經細胞所產生的電波可加以測量,並於1929年發表第一篇有關「人類的腦波」論文之後,引發許多學者專家對於腦波的研究興趣(吳美麗譯,1979)。腦波是腦的神經細胞共同產生的電波,它代表腦的活動訊息,因此腦波的波形提供很重要的資料,使我們得以判斷腦的功能是否正常,此外,亦可了解人體所處的狀態。

一般而言,腦波的形狀可由振幅與週期(頻率)加以區別。振幅是由波峰到波底的高度,係以微伏特(μv)為單位;週期(cycle)是從一個波峰(或波谷)到另一個波峰(或波谷)之間的距離,以毫秒(msec)為單位。一秒內有幾個週期,稱作頻率(frequency),用Hz或c/s表示,根據國際電腦圖學會命名委員會的分類,依頻率不同,將腦波分成下列四種基本波型:

  1. Delta(δ)波:低於4Hz(徐波)

  2. Theta(θ)波:4Hz到低於8Hz(徐波)

  3. Alpha(α)波:8Hz到13Hz

  4. Beta(β)波:高於13Hz(快波)

然而,亦有學者將腦波的波形做更細的劃分,例如Linsley 將人類的意識狀態與腦波的關係劃分為五種情形,用以說明人類從覺醒到睡眠的五種狀態,亦即說明興奮、活動、安定、朦朧及睡眠等情形,並分別以γ波、β波、α波、θ波、及δ波來表示,且其頻率與振幅依序為(平井富雄,1990):

  1. γ波:頻率為30∼50Hz,振幅為10∼20μv

  2. β波:頻率為20∼30Hz,振幅為20μv

  3. α波:頻率為8∼13Hz,振幅為50μv

  4. θ波:頻率為4∼7Hz,振幅為50∼100μv

  5. δ波:頻率為0.5∼3Hz,振幅為100∼150μv

  Kasamatsm 與 Hirai(1966)曾針對日本曹洞宗的禪師進行第一次有關坐禪對於腦波的效應研究,結果發現:(1)坐禪時不但出現α波,而且比α波更慢的θ波也會出現;(2)坐禪時所出現的θ波與睡眠時所出現者不同,坐禪時仍能對外來的刺激敏感地反應,且其程度比起平常覺醒時更強;(3)坐禪終了後,尚有餘韻,α波不易消失,且亦有結束後高達五分鐘而未消失者;(4)坐禪時受試者的呼吸數顯著減少,但脈博數與精神電流量則顯著增加,顯示坐禪時人體的大腦皮質與自律神經可以獲得均衡作用;換言之,坐禪時可以使交感神經鎮靜,而副交感神經則變為活躍,除了有助於身心的休息以外,對於外來刺激更能採取敏感有效的防衛機制。Kasamatsm 與 Hirai(1966)更進一步探討坐禪的經驗年數、年齡的差別以及坐禪程度的深淺對於腦波的影響,結果發現坐禪時的腦波變化有一定的方向,且意識變化的內容程度也會受到禪修年數不同的影響。就腦波變化方向而言,從最淺的程度漸漸到最深階段的θ波,一共可以分為四個階段,即(1)先是β波漸漸消失,而出現50μv,10∼12Hz的α波;(2)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後,α波的振幅增大,但頻率不變;(3)到了後期,α波的頻率減少,每秒中約為8∼10Hz左右的慢α波,也就是αs波;(4)最後則隨禪修的工夫,會變成 70∼100μv與4∼7 Hz的θ波出現。此外,若將坐禪的經驗年數(區分為5年、20年及40年)與坐禪的熟練度(分輕度、中度及高度),並分別與坐禪時的腦波變化(第Ⅰ、Ⅱ、Ⅲ及Ⅳ階段)予以統計相關係數,結果發現坐禪時的腦波變化階段與坐禪經驗年數的相關係數為0.786,而與坐禪熟練度的相關係數為0.825;此一結果意味著坐禪修行所產生的意識變化及變化程度與坐禪的腦波變化有著密切關係(平井富雄,1990)。

  李嗣涔與張揚全(1991)曾針對氣功師父於練氣時腦α波振幅的變化予以測量,並發現兩種不同的氣功狀態。第一種狀態為腦α波的尖峰功率大幅降低,定義為「入定態」;第二種狀態則剛好相反,腦α波的尖峰功率大幅增加,定義為「共振態」。此外,從實驗資料推論,中國傳統道家在開始練功時是處在「共振態」,當練到高深境界以後,則進入「入定態」,而佛教禪宗的「坐禪」則從修練開始就在練「入定態」。李嗣涔(1990)亦曾測量禪師於坐禪時的腦α波效應,結果發現禪家師父剛剛閉眼時,腦α波的功率很小,振幅約在10μv左右,頻譜也不單純,但在開始練功約2分鐘40秒後,腦右半球α波功率平均增加4倍左右,並且頻率變得很單純很乾淨,表示大腦皮質運行得很有秩序,但隨即腦左半球的α波消失,表示進入「入定」狀態。

2.3 坐禪對壓力紓解之影響

自從工業革命以來,科技日新月異,社會結構、文化制度及經濟活動的急劇變遷,造成人們心理與生理上莫大的壓力與不安定,這種生活上的不適應諸如焦慮、緊張、空虛、失眠等現象,直接地傷害人們身體與心靈的健康,繼而產生各種「文明病」。過去有許多研究已經證實,較容易產生壓力困擾的A型人格特質者,其發生心臟病的機率普遍高於較無感受壓力者。以經濟快速發展的美國為例,每年美國企業組織因壓力有關的疾病損失,估計高達六億美元(Matteson and Ivancevich,1987)。由此可知,壓力的產生與所造成的結果,不僅對個人造成損傷,甚至對於整個社會與國家都將產生嚴重的影響。

近年來,壓力所造成的問題愈來愈突顯,Canon首先在1932年研究壓力與人的關係,而壓力研究之父Seley(1956)則正式將壓力引入社會科學的領域(段秀珍,1994)。爾後,陸續地亦有許多學者分別從生理學、心理學、社會學及組織行為學等角度,進行有關壓力方面的研究(Mattenson and Ivancevich,1980;游伯龍,1987;岡田正樹,1990),國內有關壓力方面的探討文獻,則通常集中在壓力對於特定人士所造成的影響,例如護理人員(侯望倫,1984)、教師(蔡先口,1984;林玟玟,1987;施淑芬,1989;梁瑞安,1989)、警察(吳學燕,1995)、公務人員(王尚剛,1994;陸洛等,1995)、銀行從業人員(王振宇,1995)、以及國營企業員工(陸洛等,1995)等。

Zakutney(1989)進行坐禪與健康行為的調查,發現坐禪對於減少壓力具有正向的作用。Janowiak(1992)研究坐禪對大專學生的自我實現與壓力管理的效應,區分為坐禪組與放鬆組進行實驗八個星期,結果發現坐禪組的受試者在系統性的放鬆行為(壓力紓解)方面,較放鬆組的受試者為佳。Santorelli(1992)對門診患者實施坐禪訓練後對壓力的效應研究,發現坐禪訓練對於患者的壓力紓解具有顯著的效應。Tsai(1993)針對台灣地區醫院護士進行坐禪訓練,證實坐禪對護理人員的精神放鬆與工作壓力紓解均有促進作用。吳水丕(1995c)對大專佛學社學生行為之調查,發現大專學生藉由禪修來紓緩課業壓力具有正面效果。應國卿等(1995)則從佛法十二因緣的觀點,探討造成壓力的原因及解脫壓力的方法。許靜文與鄧振源(1997)探討禪在壓力管理方面的應用。

2.4禪與直覺決策

  在企業管理的過程中,任何一項管理活動都是決策,影響決策成功的因素,主要為壓力、偏見、以及直覺。企業管理者面臨重大的問題時,必然產生壓力,又害怕延誤決策使問題愈加惡化,因而匆忙做出欠缺考慮的決定,從而壓力又見增強,在管理工作上日夜提心吊膽,只要做決定就很不自在,又恐重蹈覆轍。偏見就是管理者的我執,由於管理者的執著,常造成心中有決定又得假裝自己的決定是客觀公正,因而假手專家的背書,找事實來支持原有的定論。這種管理者的我執性,許多是過去的習慣所累積,並形成牢不可破的一堵高牆。<三法印>中說道:「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世事無常,企業經營環境不斷在變遷,企業管理人員又怎能固守成見而一成不變。《金剛經》中說道:「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正說明一個人固執於表相,無法瞭解事物的真相,反而誤導自己。唯有破我執,才能見空性,使管理者的心胸變得更寬廣,眼界變得更深遠,行為變得更自在(鄧振源,1994a)。

  從許多企業的決策案例中發現,利用決策分析技巧所得到的最佳方案,最後決策者決定的卻不是最佳方案,這是因為在所有的決策中,都有直覺(intuition)的因素存在。好決策-如藝術的創作,除了要有創造力與嚴密的邏輯推理外,直覺是不可或缺的因素;沒有直覺,整個世界可能無法運轉,為提升決策品質,勢必要釋放出原本存在大腦中的直覺能力。直覺並非凡事不講求計畫的隨興之作,更非不多做考慮而後驚慌失措的行為;直覺是在阻止先入為主的觀念,同時過濾掉一些未經考慮的衝動。企業管理者有良好直覺的運用與發揮,管理活動將更自然、更自在。管理者要釋放直覺並運用直覺,只有透過觀照,而禪則是達到觀照的途徑。

  西蒙(H.A. Simon)認為過去40年在決策的技術如作業研究(Operations Research)、管理科學(Management Sciences)、以及專家系統(Expert System)等方面,己有驚人的進步,但這些技術只能運用在有良好的結構、適當的簡化、以及利用數量化進行分析的問題,對於沒有良好結構的問題與須運用直覺的問題卻較少進行探討(Simon,1987)。鑑此,西蒙對直覺決策問題進行研究,以瞭解如何判斷與直覺的過程才能使工作做得更好;西蒙並從管理者的行為與影響情緒(emotion)的行為進行分析。舒茲(R. Schultz)在其重新探索直覺的力量一書中,曾先後訪問60位各領域的頂尖領導人物,結果發現許多成功的決策者,都將他們的成功歸因於難以捉摸、無聲、看起來又有點非理性的直覺,這種結合知識與經驗的力量,是整個決策過程中的重要關鍵(沈雲驄譯,1994)。道森(R. Dawson)認為善做決策者能夠融合直覺反應與邏輯推理能力,並知道何時讓前者發揮所長,何時讓後者一展長才(盧惠芬譯,1994)。近年來,直覺的探討與應用日漸廣泛,Powell與Jordan(1993)將直覺應用在診斷,Cappon(1993)對直覺的心理因素進行理論性的探討,Rosenbla與Thickstur(1994)則探討直覺與明晰的關係,Marlow(1994)將直覺運用在預測,Rogers(1994)將直覺用於軍事作戰,何敬之等(1995)探討禪與直覺決策,吳水丕等(1995b)研究靜坐對非口語溝通感應的能力,鄧振源(1995b)則分析坐禪與決策科學之關係。

三、坐禪對大腦分析能力的影響

  所謂決策,就是對將要進行的重要問題或將要從事的重要工作,做出審慎的最後決定;這些重要的問題或重要的工作,可以區分成不同的可行方案(feasible alternatives)。因此,決策就是針對這些可行方案的選擇過程。決策是管理的核心,是成敗的關鍵;因此,當代管理學家、作業研究學者、以及心理學家等各方面的專家,都從各自的領域與不同的方向或層次來探討決策問題,力圖從目標、內容、程序、方法、組織及實施等方面,找出其規律性與內在連繫,使決策做得正確,獲得成功(游伯龍,1987)。

  根據過去的研究結果顯示,決策可概略區分為二個大類,一為經濟學家的觀點,認為可行方案的選擇就是決定(deciding);另一為心理學家的觀點,認為決策是一種學習(learning)的過程。因此,決定派的決策模型屬於封閉模型(closed model),利用解法(algorithm)進行可行方案的選擇;學習派的決策模型屬於開放模型(open model),著重以發現(discovery)的方法進行可行方案的選擇。不論封閉或開放的決策模型,最後的選擇在於決策者,是否能做出適當的決策,與決策者的認知、判斷的心理狀況有極大的關聯,因此學習理論就顯得愈形重要。由於決策環境不斷地變化,決策必須隨著環境的變化而一邊學習,隨著新信息的不斷獲得,習慣領域也就不斷地擴大,對於問題的決定或發現有極大的助益。換言之,此一過程為決策環境的刺激(stimulus)、反應(response)、行動(action)等一連串的學習過程,這種S-R理論即為學習理論的基礎。決定係對刺激與反應之間要加上決策者的組織體(organism),而形成S-O-R的學習理論。因此,諸如主觀機率(subjective probablity)的導出、偏好(preference)的形成、以及期望水準(aspiration level)的達成等價值判斷模型,逐漸被發展出來。

  隨著多元化社會的來臨,決策必須在諸多互相衝突的目標中加以取捨,因而多目標決策(multiple criteria decision making; MCDM)的觀念與方法,乃應用而生,而且分析的方法也日益合理化與實務化(鄧振源,1994a)。在複雜環境下,一個完善的決策,其內涵包括方案集(alternatives set)、準則集(criteria set)、預期感認值或出象(outcomes)、偏好結構(preference structure)及信息(information);前面四項為決策的四要素,而信息則是影響四要素的重要條件(游伯龍,1987)。在決策過程中,隨著環境的改變,而有不同的非自求信息(unsolicited information)與自求信息(solicited information)的進入,使得決策者的習慣領域產生變化。決策者根據進入的信息判斷是否要吸收還是排斥,這個過程就是大腦信息處理的程序,很顯然這個過程的感認正確與否,對往後決策的程序如認識決策問題、構建決策四要素、以及消去劣解等,將有著重大的影響。鑑此,做出正確決策,關鍵在於大腦信息處理是否恰當,如何使大腦的信息處理更正確與有效,也就成為研究決策科學的重要課題。

  人類的頭腦(brain)係由前腦、中腦、後腦三種結構所組成;前腦主管嗅覺與味覺,並有一對嗅葉;從前端往後,前腦區分為嗅葉都、大腦(cerebrum)、及視丘(thalamus)。大腦的上層為大腦皮質(cerebral cortex),為大腦的重要部份;大腦皮質區分為新皮質(neocortex)、古皮質(paleocortex)及舊皮質或弓皮質(archicortex),大腦皮質部有明顯的聯合區(association areas),負責聽覺、視覺及其他的感覺。在皮質部下還有稱為底節(basal ganglia)的灰質部,是一種油脂物質,裡面包著神經纖維。底節包括有作為接收各種不同感覺的視丘,此部分緊臨中腦,視丘下方為下視丘(hypothalamus),為控制身體各種工具的中樞。下視丘的腦下垂體能分泌荷爾蒙,可控制找尋食物的本能及再生能力;這些荷爾蒙也可以掌控其他的內分泌腺體,並經由血液轉回控制下視丘的功能。大腦下方為較小的小腦(cerebellum),並有二片側葉,小腦負責調節身體各群肌肉的動作以維持人體的平衡。小腦往前即為中腦,有一對視葉,負責視覺。小腦下方為腦莖(brain stem),腦莖往後方愈來愈窄,最後進入脊柱而成為脊髓,脊髓在頭端平滑地擴張成延腦,此為後腦部分。從後往前,延腦前端為小腦,再往前為中腦;由後腦、中腦及前腦各部位的交相控制,可以感到餓、渴、睏、性衝動等情緒上的變化,人類行為上的特徵即因此而來。

  從大腦的結構可清楚的分出左右腦,左腦的機能完全與右腦一樣,並非左腦與右腦各自發揮它的功能,而是雙方協助合力發揮全體的效用。在左腦與右腦相互並行的交按部位稱為「腦樑」,其功能係將左右縱橫部位的神經纖維互相連接,成為信息交流的連結網。倘若左右腦互不協調時,則無法圓滿達成良好的狀態(平井富雄,1990)。根據生理與心理學方面的研究,發現人類的左腦與右腦,職司的思想方式與功能並不相同,只有左右腦的功能相互調和,人類才有真正的創造力。Springer與Deutsch在1981年所著的「左腦與右腦」一書中指出,左腦的功能包括語言的、系統的、現實的、數量的、邏輯的、分析的、推理的,屬於西方科學的思維型式;右腦的功能包括非語文化的、視覺延展的、統覺的、空間的、類推的、整體綜合的、直覺的,屬於東方禪式的思維型式(鄭石岩,1997)。

  任何人在緊張、盛怒或運動時,呼吸將變得急促,主要因吸氣與呼氣的調和產生混亂,尤其在過度緊張時,精神上的壓迫會使得這種現象更顯著。如果心境沒有辦法調和,身體各部位將會出現自覺症,在這種情況下就會造成胸部有壓迫與窒息的感覺,同時大腦的反應知能會被凝固,呼吸變得淺而快,因此無法有效的運用注意力調度。坐禪與「調息」、「調身」、「調心」密不可分,慢慢實施坐禪,「三昧」便會自然產生。「三昧」的心境狀態,係引自梵語而來的宗教譯語,譯義正定、正受或「正心行處,息慮凝心」,即心中注意力的集中。當進入「三昧」狀態,就能集中注意力,而產生意識集中感,在沒有雜念下,就不會產生妄念,遠離顛倒夢想,用眼看用耳聽能明白知道萬物的真意,心境不會輕易受到外在現象所搖動,自然地心情就會變得自然安泰,清淨無垢了。

  禪又名冥想,當坐禪達到三昧境界後,將產生一種稱為「沉潛」的情緒,此一沉潛即包含了冥想的要素。所謂「沉潛」係指發生於內心深處的意識狀態,這是一種自動產生的感覺。因此,坐禪時若想持續它的自發性,必須要做到調身、調息、調心三者融為一體才能達成。進行決策分析時,必須要有冷靜的頭腦,才能進行周詳的考量。感情過於興奮或反應機敏時,腦波呈γ波狀,受到刺激或興奮時將變成β波,而α波為安定波,清醒時就變成β波,而θ波與δ波則反應睡眠深淺程度。γ波與β波都是心思混亂的情形,將影響大腦的信息處理,θ波與δ波為睡眠波,不適於決策的思考與問題分析的專注,惟有α波的安定情形,才能解除大腦的緊張,而坐禪即可使腦波呈現α波。只有在大腦鬆弛的情況下,人們才能產生好主意、新想法、新觀念等「靈光乍現」的現象(柯素娥譯,1991)。

  綜合禪坐對腦波影響的實驗顯示,人們在情緒或感覺上呈現緊張現象時,腦波會變成細且快的波形;當緊張情緒鬆懈變成安靜時,腦波會變成非常規則的大幅度波形,而且出現率動性的波狀。若將禪冥想的意識變與腦波變化綜合考慮時,可發現在冥想中所出現的腦波,不能歸類於安靜或活動的任何一種現象,可以說是非常特殊的腦波轉變。坐禪時所出現的腦波,若施以各式各樣刺激,則只會產生二、三秒的反應,而不會發生習慣性的腦波,因此不會呈現興奮的波浪,而形成安靜的波形。人在日常生活中,如果反覆做同一件事,必然會感到厭煩,甚至連注意力也會漸漸散漫;但坐禪所產生的腦波,不會發生習慣性,因而腦波不會產生散漫的變化,由於不會產生這種現象,所以注意力能夠集中到嚴肅鎮靜的程度。禪冥想所產生的意識變化,從大腦的功能與心的關係來看,可以說是注意力集中所產生沈靜安定的意識狀態,它對外來的刺激能夠馬上反應,而且沒有習慣性,不會受到感官經驗的束縛。

  《金剛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相就是表相,也是一種障礙,有如圍牆的阻隔無法通暢(曉雲法師,1987)。決策所蒐集的資訊,有許多是問題的表相,而非本源,若無法運用智慧加以過慮與洞察,決策者的心將阻礙難通,故而產生煩燥、不自在。只有去執破相,使心境通達流暢,心性自然無滯無污,一如大乘止觀云:「波停水現」,清澈可見;此時任何決策當可順其自然的決定,而管理也將怡然自在。

  決策成功則得,決策失誤則迷;得則自在,迷則煩燥。如何才能得之,只有「參」之一途,沒有不參而顯明般若的光照,沒有般若智光不從參悟而來(曉雲法師,1978)。參是觀照般若的境界,觀照得宜,自然惑解慧開,如雲開月現,大地如銀,平懷似水,自任流流(曉雲法師,1983)。觀照就是泰然自覺,對事事物物都抱持著不確定,而不是以一種偏狹的意識加以肯定。企業經營的環境常具不確定性,不確定就是無法預測也無法掌握的東西,這是企業經營長久焦慮不安的源頭,也是管理者或決策者壓力的來源。管理者的預測力與邏輯推理能力很有限,不能勉強,也不能經常心懷焦慮與不安,必須用開放的心去觀察,才能把一切看得更清楚。因此,企業經營與不確定為伍,不要逃避它,而是要發覺它,認清它。管理者要認清不確定性,必須釋放直覺並運用直覺,只有透過觀照不斷地參,才能運用自如(鄧振源,1995)。

四、實地實驗研究

  為瞭解坐禪與決策分析間的關聯性,本研究對150位受測者進行坐禪前與坐禪後對決策問題解析能力的分析(其中35位為試測者),實驗時間長達一年半。坐禪是否對決策分析能力有所促進,本研究擬訂以下的基本假設:

  1. 坐禪前與坐禪後對問題的決策所需的時間有差異,而且坐禪後所需決策時間較少。

  2. 坐禪前與坐禪後對問題所做出的正確決策數有所不同,而且坐禪後正確的決策數較多。

  3. 坐禪前與坐禪後對問題進行正確決策所需的時間有差異,而且坐禪後所需正確決策的時間較少。

  4. 坐禪前與坐禪後對問題決策所需時間的變異不同,而且坐禪後所需時間的變異較小。

  5. 坐禪前與坐禪後對問題的決策不因性別不同而有所影響。

  6. 坐禪前與坐禪後對問題的決策不因有無工作經驗而有所影響。

  7. 坐禪前與坐禪後對問題的決策不因專業背景不同而有所影響。

  為研究坐禪對決策分析是否具有正面效應,本研究以華梵大學具有禪修經驗的教職員及經過坐禪訓練的學生為受試者。對於未曾坐禪的受試者,必須在「覺智與人生」課程中先瞭解禪與坐禪的意義,培養覺性與心智,再經由院覺室仁華法師的指導,進行坐禪的訓練至少四次,每次約一個小時,其餘則由受試者在課餘時間自行練習。

  本研究進行坐禪對決策分析的關聯性研究,主要目的在於探討坐禪是否對決策分析能力有所幫助,也就是在瞭解坐禪的刺激會引起決策分析何種的反應或後果。由於本研究並非在實驗室精密儀器的控制下去控制變項,而是在實際生活情境下進行研究,因此屬於實地實驗研究(field experimentation),即控制坐禪時間或次數的自變項,以觀察決策分析能力依變項的變化情形。為實驗坐禪對決策分析能力是否提高,本研究依下列方式進行實地實驗研究:

  1. 在未實施坐禪前,對受試者進行決策問題的測驗(坐禪前決策問題測驗卷,必須依序作答,不能跳答)。

  2. 進行較長時間的坐禪訓練。

  3. 最後一次坐禪訓練結束後,對受試者進行決策問題的測驗(坐禪後決策問題測驗卷,必須依序作答,不能跳答)。

  4. 檢定坐禪前與坐禪後測驗成績的差異,以瞭解坐禪是否有效果。

  此一實地實驗研究,主要在瞭解坐禪對決策分析能力的改變情形,受試者的能力可能受到性別、年齡、有無工作經驗及專業背景的影響,因此本研究均列為自變項。在依變項方面,主要為衡量效標,即決策分析能力的變化,本研究以決策分析所需時間、正確決策數、以及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為衡量效標。其中決策分析所需時間以「平均答題總時間」表示,所需時間越少表示決策更快;正確決策數以「平均答對題數」表示,答對題數越多,表示決策的正確性越高;正確決策所需時間以「平均答對題數所需時間」表示,所需時間越少,表示作決策又快又正確。由於坐禪前與坐禪後的測驗具有練習與記憶的影響,即坐禪後的測驗將因坐禪前的測驗而有所改變,因此本研究利用複本測驗卷進行測試,即利用二套不同的決策分析測驗卷分別進行測驗。根據過去的研究顯示,絕大部分在探討坐禪與心理、生理、身體健康、腦波影響、壓力紓解等關係,對於坐禪與決策行為的分析,只有鄧振源(1994a, 1995, 1997)探討禪或坐禪與決策的關聯性,何敬之等(1995)分析禪與直覺決策之關係,不過都只從理論上去探討,並未有真正的實驗數據加以佐證。吳水丕(1995)進行「坐禪對人類行為之效應」研究時,曾針對受試者的計算能力進行坐禪前後的比較,發現坐禪後訓練組與經驗組受試者的計算能力有進步或提高的傾向,但控制組、訓練組及經驗組並沒有顯著的差異;若進一步分析訓練組經由二個月的坐禪訓練後,其計算能力較坐禪訓練前有顯著性的改善。從此一研究顯示,坐禪訓練確可改善計算能力。

  決策分析能力並不能以計算能力來衡量,在吳水丕(1995)的研究中,計算能力係以三個二位數的加減來衡量。決策分析必須要能夠經過思考的決策問題來測量,此一決策問題不能太過複雜,否則將花費許多時間來測驗,影響受試者測驗的意願。鑑此,本研究以簡單的決策問題設計測驗卷,此一決策問題除需思考外,還需經過加減乘除等數學的運算,茲舉例如下:

〔例1〕順大商店原有雞蛋280個,昨天買進100個,今天賣出326個,問現有雞蛋多少個?

〔例2〕大華書店銷售的書籍中,科學類與文學類的比是15:7,科學類有225冊,文學類有多少冊?

為避免學習與記憶的影響,本研究對坐禪前與坐禪後的測驗,分別各設計十題決策問題的測驗卷。

  為檢驗本研究所設計的複本測驗卷是否可交替使用,在題數、型式、內容、難度及鑑別度是否皆屬一致,本研究先進行坐禪前二種測驗卷的試測,總共由35位受試者進行填答(均不用坐禪),其結果如表1所示。此二種測驗卷試測相隔三個月,使題型記憶減少,經由計算穩定與等值係數(coefficient of stability and equivalence)為0.817,顯示複本信度甚高,此二種測驗卷可分別進行坐禪前與坐禪後的測驗。另外,為檢定坐禪前與坐禪後測驗卷在平均答題總時間、平均答對題數、以及平均答對一題所需時間等方面是否有所不同,本研究利用成對平均數差異的檢定方法進行檢驗,其結果如表2所示。根據此一檢定結果顯示,坐禪前測驗卷與坐禪後測驗卷在平均答題總時間、平均答對題數及平均答對一題所需時間等,並沒有充分的證據顯示二份測驗卷有所不同;換言之,此二份測驗卷在答題時間、答對題數及答對一題所需時間方面,並沒有什麼不同。

表1 複本測驗卷檢定

項    目

坐禪前測驗卷

坐禪後測驗卷

平均答題總時間(秒)

323.14

316.03

平均答對題數(秒)

8.51

8.74

平均答對一題所需時間(秒)

39.06

36.85

表2 複本成對平均數差異檢定

項    目

t值

p值

平均答題總時間

-0.7999

0.4293

平均答對題數

0.8494

0.4016

平均答對一題所需時間

-1.0660

0.2939

  根據實地實驗研究及複本測驗卷的信度測試後,本研究即進行坐禪前決策問題測驗卷的測試,經過一學期坐禪訓練後,再進行坐禪後決策問題測驗卷的測試。本研究共調察115位受試者,其中男性82人(占72.3﹪),女性33人(占28.7﹪)。就受試者有無工作經驗而言,115位受試者中有46位過去曾經有過工作經驗(占40﹪),69位為學生過去無工作經驗(占60﹪)。若就受試者的專業背景而言,115位受試者中,65位為管理背景或在管理學系就讀的學生(占56.5﹪),27位為工科背景或在工科學系就讀的學生(占23.5﹪),23位為文科背景或在文科學系就讀的學生(占20.0﹪)。


五、結果分析

5.1坐禪對決策能力改善之分析

  為瞭解坐禪是否對決策有所幫助,除了需瞭解其平均值與標準差外,還必須進行統計檢定,以驗證坐禪對決策的有效性。由於本研究係以同一受試者在坐禪前與坐禪後的測驗結果比較,因此可利用成對平均差檢定方法進行檢定,即用以下的雙尾檢定:

(1)

其中表示坐禪前測驗平均值()與坐禪後測驗平均值()的差異值。為進一步分析坐禪前的平均值是否大於坐禪後的平均值,則可進行成對平均值差異的單尾檢定:

 

(2)

  當進行成對平均值差異的雙尾或右尾檢定時,可利用機率值p進行分析。若p值小於顯著水準α值(一般用0.05或0.01)時,表示t統計量落在拒絕區域,即拒絕虛無假設,顯示坐禪前與坐禪後的受測狀況有差異(或坐禪後狀況優於坐禪前狀況)。若p值大於顯著水準α值,表示t統計量落在接受區域,即接受虛無假設,顯示坐禪前與坐禪後沒有差異(或坐禪前狀況優於坐禪後狀況)。

  根據115位受試者在坐禪前與坐禪後測試的資料,經由電腦軟體統計分析後,其結果彙整如表3所示。就決策時間而言,經計算t統計量為4.7199,雙尾p值非常小,在顯著水準α為0.01下,顯示坐禪前與坐禪後對決策所需時間有差異性。再經由單尾檢定,求得p值仍非常的小,在顯著水準α=0.01下,顯示坐禪後所需決策時間較坐禪前少。就正確決策數而言,經計算t統計量為-2.2578,雙尾p值為0.02586,顯示在α=0.05下,坐禪前與坐禪後所能作出正確的決策有顯著差異根據單尾p值為0.01293,顯示在α=0.05下坐禪後進行決策較佳,因其正確決策數優於未坐禪所進行的決策。就正確決策所需時間而言,經計算t統計量為5.0494,雙尾p值非常小,表示在顯著水準α為0.01下,坐禪前與坐禪後進行正確決策所需時間有顯著性的差異;再經由單尾檢定,求得p值也非常的小,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1下,坐禪後進行正確決策所需時間較未坐禪時來得少。

表3 受試者坐禪前後平均值差異檢定

項    目

t 統計量

雙尾 p 值

單尾 p 值

決策(答題)所需時間(秒)

4.7199

0.0000068**

0.0000034**

正確決策數(題)

-2.2578

0.02586*

0.01293*

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秒)

5.0494

0.0000017**

0.0000008**

註:(1)**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1下具顯著性。

(2)*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5下具顯著性。

  為瞭解坐禪前與坐禪後對決策問題進行決策分析的各項變異情形是否有差異,本研究進行坐禪前與坐禪後變異數是否相等的檢定,其結果如表4所示。在決策所需時間的變異方面,就115位受試者坐禪前與坐禪後對決策問題所需時間的變異,標準差分別為147.03秒與124.22秒,經計算其F統計量為1.4009,p值為0.0366,顯示在顯著水準α=0.05下,坐禪前後決策所需時間不同,而且坐禪後的決策時間變異較小。在正確決策數的變異方面,就115位受試者在坐禪前後對決策問題測驗獲得正確題數的情形,坐禪前與坐禪後正確決策數的變異,標準差分別為1.37題與1.20題,經計算F統計量為1.3069,其p值為0.0773,顯示在正確決策數的變異方面,不具顯著性差異;推究原因在於坐禪前後設計的決策問題圴只有10題,因此變異情形不易顯現。在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的變異方面,就115位受試者在坐禪前與坐禪後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的變異,標準差分別為25.29秒與14.79秒,經計算F統計量為2.9220,其p值只有0.000000012,顯示經由坐禪的訓練可以減少正確決策所需時間。

表4 受試者坐禪前後變異數的檢定

項   目

F 統計值

p 值

決策所需時間

1.4009

0.0366*

正確決策數

1.3069

0.0773

正確決策所需時間

2.9220

0.0000**

註:(1)**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1下具顯著性。

(2)*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5下具顯著性。

5.2不同屬性對決策影響的分析

  本研究進行坐禪與決策分析能力的實驗,所控制的變項包括性別、有無工作經驗、以及專業背景等,以下將就屬性不同是否對坐禪前後決策分析能力有所影響進行分析。

1.不同屬性對決策所需時間的影響

  根據115位受試者在坐禪前後對決策問題測驗的結果,分別依各種屬性別分析其決策所需時間,並依成對平均值差異進行檢定,其結果如表5所示。從表中資料得知,男性受試者與女性受試者,坐禪後對決策所需時間均有顯著性的改善。不論有無工作經驗,坐禪後對決策所需時間均有改善。就專業背景而言,管理類的受試者,經由坐禪可改善對決策所需時間;文科背景的受試者,在顯著水準α為0.05下,坐禪後決策所需時間有顯著改善;工科背景的受試者,坐禪前與坐禪後對決策問題所需時間並沒有顯著性差異,撥諸原因為工科背景的受試者,平時對數理的訓練較多,短期的靜坐無法獲得顯著的改善。

表5 不同屬性對決策所需時間的影響

屬 性 別

坐禪前平均值(秒)

坐禪後平均值(秒)

t 統計量

p值

性別

男性

416.84

373.46

4.1122

0.00005**

女性

452.03

382.93

2.5730

0.0075**

有無工作經驗

435.15

382.85

3.2127

0.0012**

421.46

371.74

3.4632

0.0005**

專長背景

管理

416.34

348.89

4.9731

0.0000**

工科

380.33

382.26

-0.1305

0.4486

文科

511.61

446.17

2.0815

0.0246*

註:(1)**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1下具顯著性。

(2)*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5下具顯著性。

2.不同屬性對正確決策數的影響

  根據115位受試者在坐禪前後測驗的資料,依不同屬性統計其坐禪前後的平均正確決策數,並依成對平均值差異檢定是否坐禪後具有顯著效果,其結果彙整如表5-4所示。在性別屬性方面,女性在坐禪後對正確的決策有顯著效應。在有無工作經驗屬性方面,過去有工作經驗者,在坐禪後對正確決策具有顯著效應。在專業背景屬性方面,文科背景的受試者經坐禪後,對正確決策具有顯著效應。由於本研究對坐禪前後的決策問題只各設計10題,因此在坐禪對正確決策數的效應方面,並不容易看出顯著的效果。

表6 不同屬性對正確決策數的影響

屬性別

坐禪前平均值(題)

坐禪後平均值(題)

t 統計量

p值

性別

男性

8.622

8.720

-0.5298

0.2988

女性

8.424

9.364

-4.1588

0.0001**

工作經驗

8.283

8.804

-1.9817

0.0268*

8.754

8.971

-1.2169

0.1139

專長背景

管理

8.477

8.677

-0.9448

0.1742

工科

9.000

9.259

-0.9419

0.1775

文科

8.304

9.130

-2.6464

0.0074**

註:(1)**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1下具顯著性。

(2)*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5下具顯著性。

3.不同屬性對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的影響

  根據115位受試者在坐禪前後對決策問題的測驗,依其正確決策數與決策所需時間計算正確決策所需時間,再依各屬性別統計坐禪前後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的平均值,並經成對平均值差異檢定,以瞭解坐禪對正確決策所需時間是否有效應,其結果彙整於表7所示。

表7 不同屬性對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的影響

屬性別

坐禪前平均值(秒)

坐禪後平均值(秒)

t 統計量

p值

性別

男性

51.197

43.731

3.5468

0.00033**

女性

54.836

40.740

3.7824

0.00032**

有無工作經驗

55.729

44.664

3.7131

0.00028**

49.915

41.679

3.4643

0.00046**

專長背景

管理

51.893

41.297

4.0024

0.00008**

工科

42.724

41.548

0.6580

0.2582

文科

64.395

48.881

3.3355

0.0015**

註:**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1下具顯著性。

  根據統計資料顯示,在性別屬性方面,不論男性或女性,經由坐禪後對正確決策所需時間均有減少的顯著效應。在有無工作經驗屬性方面,不論過去有沒有工作經驗,經由坐禪的訓練後,對正確決策所需時間均有顯著效應。在專業背景屬性方面,管理與文科背景的受試者,經由坐禪訓練後,可以改善正確決策所需時間,但工科背景的受試者,坐禪前與坐禪後對正確決策所需時間並無顯著性的差異。

5.3不同屬性與決策效應的關聯性分析

  為瞭解受試者在未經坐禪訓練與經過坐禪訓練,對決策問題的分析是否受到不同屬性的影響,擬進行關聯性分析。前述係針對各別屬性的反應進行統計與檢定,本節則將檢定決策所需時間、正確決策數,以及正確決策所需時間是否與不同屬性有關聯。首先分析未經坐禪訓練的決策行為是否受到屬性不同的影響,其結果彙整於表8中。

表8 坐禪前屬性與決策效標的關聯性分析

衡量效標

屬 性 別

統計量

p值

決策
所需時間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5.2525

10.5094

11.4227

0.7303

0.2311

0.1789

正確決策數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8.7542

7.6613

3.3915

0.1879

0.2640

0.7583

正確決策
所需時間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7.1494

11.1963

16.0543

0.8476

0.5122

0.1888

  從表8中的資料得知,在未經坐禪訓練前進行決策問題的分析時,不論在決策所需時間、正確決策數、以及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等,均不受性別、有無工作經驗及專業背景等屬性的影響。換言之,坐禪前的決策與三種屬性別無關。

  坐禪訓練後的決策行為是否仍與三種屬性無關,經由各別統計分析與檢定後,將其結果彙整於表9中。從此一結果顯示,經由坐禪訓練後,只有專業背景對正確決策所需時間具有關聯,其餘仍不會因屬性不同而造成決策所需時間、正確決策數、以及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的不同。根據前面的分析,坐禪對決策有所幫助,但不會因性別、有無工作經驗及專業背景的不同而有所差異。

表9 坐禪後屬性與決策效標的關聯性分析

衡量效標

屬 性 別

統計量

p值

決策
所需時間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6.1497

3.8569

20.9466

0.4066

0.6960

0.1806

正確決策數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7.1674

7.0835

3.9541

0.2085

0.2145

0.5560

正確決策
所需時間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7.4524

6.7099

21.4251

0.4887

0.5682

0.0445*

註:*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5下具顯著性。

5.4不同屬性在坐禪前後對決策影響的變異數分析

  前面利用關聯性分析探討各種屬性對決策測驗效標是否獨立或有關,因此只能分析是否有關聯而已,至於各屬性在決策效標的平均值是否相同,則必須利用變異數分析進行解析。本研究以各屬性為控制項(即處理),利用單因子變異數分析(one-way ANOVA)進行分析,其結果如表10與表11所示。

  就坐禪前屬性與決策分析效標的變異數分析(如表10)而言,專業背景不同對決策所需時間具顯著效應,同時對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略具效應。有無工作經驗則對正確決策數略具效應,其餘屬性均不具效應。

  就坐禪後屬性與決策分析效標的變異數分析(如表11)而言,專業背景不同對決策所需時有顯著的差異,同時正確決策數與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略具顯著性。性別不同對正確決策數具顯著性,其餘各屬性均不具顯著效應。

表10 坐禪前屬性與決策效標的變異數分析

衡量效標

屬 性 別

F統計量

p值

決策

所需時間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1.3520

0.2376

5.7877

0.2474

0.6269

0.0041**

正確

決策數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0.4872

3.3246

1.9405

0.4866

0.0709*

0.1484

正確決策
所需時間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0.4853

1.4653

4.8877

0.4875

0.2286

0.0092*

註:(1)**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1下具顯著性。
      (2)*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10下具顯著性。

表11 坐禪後屬性與決策效標的變異數分析

衡量效標

屬 性 別

F統計量

p 值

決策
所需時間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0.1359

0.2192

5.6831

0.7131

0.6405

0.0045**

正確決策數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7.1549

0.5309

2.8496

0.0086**

0.4677

0.0621*

正確決策
所需時間

性別

有無工作經驗

專業背景

0.9617

1.1251

2.4345

0.3288

0.2911

0.0923*

註:(1)**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01下具顯著性。

(2)* 表示在顯著水準α=0.10下具顯著性。

  就坐禪前與坐禪後對決策效標的變異數分析發現,專業背景無論是否有坐禪訓練,對決策所需時間均有顯著效應,表示坐禪後的顯著效應並非來自於坐禪訓練。在坐禪前性別對正確決策數不具顯著效應,但在坐禪後卻具顯著效應,顯示男性受試者經由坐禪訓練後,對正確決策有所助益。


六、結

  決策為吾人日常生活中所不可或缺的工作,其層次從個人以至於社會與國家。決策就是對將要進行的重要問題或將要從事的重要工作,做出審慎的最後決定。不重要的決策決定不正確影響不大,重要的決策如果決定不正確,不僅影響個人與企業的成敗,甚至影響到整個國家的興亡。由於決策係對未來的狀況做出決定,在決策環境不斷改變下,未來充滿著風險與不確定性,要做出正確的決策,就必須對未來具有敏銳的洞察力。

  坐禪是修禪的方法之一,藉調息、調身、調心以達三昧境界,當調息、調身、調心三者融於一體時,即可維持安定的α波型,也才能產生好主意、新想法及新觀念等創造能力,同時能集中注意力,產生意識集中感,用眼看用耳聽就能明白萬物的真意,對外來的刺激能夠立刻產生反應,而且沒有習慣性,不會受到感官經驗等習慣看法束縛。進行重大的決策時,如能應用禪的觀念與方法,當可增強直觀或洞察能力,同時也能擴大習慣領域。

  本研究利用實地實驗研究方法,進行坐禪與決策效應的關聯性探討,本研究以坐禪訓練、性別、有無工作經驗及專業背景等為控制變項,並以決策所需時間、正確決策數、以及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為衡量效標,設計頗具信度的決策問題測驗複本(複本相關係數為0.8175),分別對115位受試者就坐禪前與坐禪後的決策分析能力進行測驗。根據本研究實地實驗研究分析結果,獲致以下的結論:

  1. 坐禪有助於決策所需時間的減少,同時對正確的決策有顯著的效應,另外對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的減少也具顯著的效果。
  2. 不論性別如何、過去有無工作經驗、以及專業背景的不同,經由坐禪訓練後,對決策所需時間與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的差異性將減少,同時對正確決策數也略具平穩,不致有大起大落的情形。
  3. 就不同屬性的受試者而言,坐禪前與坐禪後對決策所需時間及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等衡量效標,均有顯著的效應,但對正確決策數而言,以女性、有工作經驗及文科背景的受試者較具有顯著效應。
  4. 坐禪前與坐禪後進行決策分析時,是否會受到不同屬性的影響,根據本研究結果顯示,只有文科背景的受試者在坐禪後對正確決策所需時間具顯著效應,其餘均與決策效標無關聯。
  5. 不同屬性是否影響坐禪後的決策分析能力,經由本研究結果顯示,性別不影響決策所需時間與正確決策所需的時間,但影響正確決策數。有無工作經驗不影響決策所需時間、正確決策數及正確決策所需時間。專業背景對決策所需時間具顯著效應,但對正確決策數與正確決策所需時間略具顯著效應。

  本研究得以順利完成,感謝國科會NCS-85-2416-H-211-001坐禪與決策科學之研究計劃案之經費補助外,更感謝本校院覺室在坐禪方面之指導與協助。


參考文獻

  1. 王尚剛,「壓力源、壓力知覺與工作壓力關係之研究-以國庫署國有財產局之公務人員為例」,中山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碩士論文,1994年6月。

  2. 王振宇,「工作場所電腦化之工作壓力探討:信用合作社實證研究」,中正大學勞工研究所碩士論文,1995年6月。

  3. 李嗣涔,“氣功態及氣功外氣之紅外線頻譜”,國立台灣大學工程學刊,第49期,頁97-108,1990年。

  4. 李嗣涔、張揚全,「由腦α波所定義的兩種氣功」,中國醫藥學刊,第2卷,頁30-46,1991年6月。

  5. 吳水丕,李松鈞,周乙郎,「禪修對於企業員工組織行為之效應」,第一屆禪與管理研討會論文集,頁17-25,1995年5月(a)。

  6. 吳水丕,何敬之,應國卿,蕭武桐,「靜坐對於非口語溝通感應能力的效應」,第一屆禪與管理研討會論文集,頁65-72,1995年5月(b)。

  7. 吳水丕,「禪修對於大專佛學社學生行為效應之初探」,第一屆禪與管理研討會論文集,頁109-177,1995年5月(c)。

  8. 吳學燕,「警察的壓力與管理」,警學叢刊,台北,第25卷,頁3-21,1995年6月。

  9. 何敬之,吳水丕,應國卿,「禪與直覺決策」,第一屆禪與管理研討會論文集,頁55-64,1995年5月。

  10. 林玟玟,「教師A型行為特質、社會支持與工作壓力之研究」,政大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1987年6月。

  11. 柯素娥編譯,活用禪學於企業,大展出版社,台北,1991年8月。

  12. 侯望倫,「工作壓力的實證研究-組織氣候、角色特性、人格特質與壓力症狀的關係」,政大企業管理研究所碩士論文,頁5-17,1984年6月。

  13. 段秀玲編著,壓力管理,天馬文化事業,台北,1994年7月。

  14. 施淑芬,「大學教師工作壓力、因應方式與職業倦怠之相關研究」,師大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1989年6月。

  15. 許靜文,鄧振源,「禪在壓力管理之應用」,第二屆禪與管理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頁137-149,1997年5月。

  16. 梁瑞安,「國小教師組織溝通-角色壓力與組織承諾關係之研究」,高雄師範學院碩士論文,1989年6月。

  17. 陸洛,陳豔菁等,「職業壓力指標之探討:以台灣國營企業員工為例」,勞工安全衛生研究季刊,第3卷,第2期,頁47-72,1995年6月。

  18. 游伯龍著,行為的新境界,聯經出版社,台北,1987年12月。
  19. 鄧振源,「淺論禪與決策」,中華民國習慣領域學會第二屆論文研討會論文集,頁59-79,1994年7月(a)。

  20. 鄧振源,「中國傳統文化中管理哲學之淺釋」,華梵學報,第2卷,第1期,頁49-69,1994年7月(b)。

  21. 鄧振源,「坐禪與決策科學之管窺」,第一屆禪與管理研討會論文集,頁73-88,1995年5月。

  22. 鄧振源,「自在管理之基礎:觀」,華梵學報,第4卷,第1期,頁75-80,1997年。

  23. 蔡先口,「國民中學教師工作壓力和專業態度及其相關因素之研究」,師大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1984年6月。

  24. 鄭石岩著,禪、生活與工作,洪建全基金會出版,台北,1997年2版。

  25. 曉雲法師,般若禪佛心宗,原泉出版社,台北,1978年3月。

  26. 曉雲法師,般若思想在中國之發展,原泉出版社,台北,1983年11月。

  27. 曉雲法師,天台宗論集,原泉出版社,台北,1987。

  28. 應國卿,何敬之,吳水丕,「從十二因緣論壓力管理」,第一屆禪與管理研討會論文集,頁17-25,1995年5月。

  29. 釋聖嚴,禪與悟,台灣英文雜誌社,台北,1991年8月。

  30. 平井富雄著,劉華明編譯,坐禪的科學,常春樹書坊,台北,1990年11月。

  31. 岡田正樹,工作壓力管理,世茂出版社,台北,1990年。

  32. 鈴木大拙等著,禪,大孚書局,台北,1991年5月。

  33. 鈴木大拙者,徐進夫譯,鈴木大拙論文集:歷史發展,志文出版社,台北,1992年8月。

  34. 關田一月著,徐進夫譯,禪的訓練,天筆出版社,台北,1991年。

  35. 吳美麗譯,Asimou, I.原著,心智,台灣商務,台北,1979年4月。

  36. 盧惠芬譯,Dawson 原著,激發決策腦,天下文化公司,台北,1994年6月。

  37. 沈雲驄譯,Schultz 原著,大決策的智慧:重新探索直覺的力量,麥田出版社,台北,1994年12月。

  38. Cappon, D.,"The Anatomy of Intuition," Psychology Today, pp.40-45, May/June 1993。

  39. Cranson, R.W., D.W.Orme-Johnson, J.Gackenback and M.C.Dillbeck, “ 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 and Improved Performance on Intelligence-related Measures : A Longitudinal Study,”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 Vol.12, No.10, pp.1105-1116, 1991.

  40. Fergusson, L. C., A. J. Bonshek and M. Boudigues, “ 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 and Five Factors Relevant to Higher Education in Cambodia ,” College Student Journal, Vol.28, No.1 , pp.103-107,1994.

  41. Janowink, J. J., The Effects of Meditation on College Students' Self-Actualization and Stress Management, Ph. D.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Oregon, 1992.

  42. Kasamatsu A. and Hirai T., “An Electroencephalographic study of the Zen Meditation-Zezon,” Folia Psychatrica et Neurologia Japonica, Vol 20, pp.315-316, 1966.

  43. Marlow, H., "Intuition and Forecasting: A Holistic Approach," Long Range Planning, Vo1.27, No.6, pp.58-68, 1994。

  44. Matteson, M.T. and Ivancevich, J.M.,Stress and Work a Managerial perspective,Scott Foresman,New York,pp.42-45,1980.

  45. Matteson, M.T. and J.M. Ivancevich, Controlling Work Stress, Jossey-Bass,London,1987.

  46. Powell, S. and R. Jordan, "Diagnosis, Intuition and Autism," British Journal of Special Education, Vo1.20, No.1, pp.26-29, 1993。

  47. Rogers, C.T., "Intuition: An Imperative of Command," Military Review, pp.38-50, March 1994。

  48. Rosenblatt, A. P. and J. T. Thickstun, "Intuition and Consciousness," Psychoanalytic Quarterly, Vo1.13, pp.696-714, 1994。

  49. Santorelli S. F., A Qualitative Case Analysis of Mindfulness Meditation Training in an Outpatient Stress of Self-Knowledge, Ph.D.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1992.

  50. Simon, H. A., "Making Management Decisions: The Role of Intuition and Emotion," Academy of Management Executive, Vo1.1, No.1, pp.57-64, 1987。

  51. Tsai, S. L., The Effects of Relaxation Training, Combining Meditation and Guided Imagery, on Self-Perceived Stress among Chinese Nurses in Large Teaching Hospitals in Taiwan Republic of China, Ph.D. Dissertation,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ustin, 1993.

  52. Zakutney, M. A., An Investigation of 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 Technique as a Positive Health Action: Why People Start and Continue the Practice, Ph.D.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Utah, 1989.


[ 回目錄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