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999, 中華管理評論
Vol.2, No.6, 91∼105

兩岸製造能力、目標與製造決策之比較分析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Manufacturing Capabilities, Manufacturing Objectives and Manufacturing Decision between Taiwan and Mainland China

林清河
Chinho Lin
成功大學工管系教授

譚伯群
Bertram Tan
成功大學企管系教授

施坤壽
Kun-Shou Shih
成功大學企管所博士班


  近年來台灣製造業面臨作業員來源不足、工資大幅上漲及環保意識高漲等多重壓力,企業為圖生存,是以紛紛前往海外投資設廠。因大陸與台灣文化、語言相近似,引發了台灣製造業前往大陸投資的熱潮。但由於兩岸政經環境有所差異,故其在製造策略方面亦應有差異處,以適應不同之經營環境。本研究主要是透過兩岸製造業問卷調查,以探討台商在兩岸所採用的製造策略概況及其是否有差異存在。研究結果顯示:(1)在製造能力方面:兩岸台商在5個構面(品質、服務、交期、彈性、價格)上皆有顯著的差異存在。例如台灣製造業認為品質為最優先發展的製造能力;而大陸台商則認為價格為最優先發展的製造能力。(2)在製造目標方面:只有彈性構面有顯著差異存在,其中大陸台商在彈性重視程度上的認知高於台灣製造業。(3)對於製造決策過去兩年效果:台灣製造業在各構面(產品設計、人力資源、製程科技、生產規畫與控制、品質管理、一般管理)的成效認知上皆高於大陸台商,且呈現顯著差異。

關鍵字:製造能力、製造目標、製造決策、台灣、大陸台商

Abstract

  Recently, Taiwan manufacturing firms have been confronted with a labor force scarcity, higher labor costs; and environmental problems. Firms in Taiwan are being forced to move to overseas to regain their competitive advantage. Due to the similarity of language and culture between Taiwan and Mainland China, most of these firms have moved to Mainland China. However, th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environments are quite different between Taiwan and Mainland China. Firms might revise their manufacturing strategy to adapt to the new environments to maintain their competitive advantage. Therefore, it is worth investigating the changes being made. This study investigates what difference of manufacturing strategy (i.e. manufacturing capabilities, manufacturing objectives, manufacturing decision) between mother(Taiwan) and son(Mainland China) firms. By collecting empirical data related to the manufacturing strategies of these firms, through statistical analysis, we can find that (1) There exists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five dimensions of the manufacturing capabilities ( quality, service, delivery time, flexibility and price) between the firms in the two sides of Taiwan strait. (2) For manufacturing objectives, only one dimension (flexibility) appears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etween Taiwanese firms and Mainland Chinese firms. (3) Taiwanese firms have successful perceptions of the all dimensions of the manufacturing decision than Mainland Chinese firms have.

Keywords: Manufacturing Capabilities, Manufacturing Objectives, Manufacturing Decision, Taiwan, Mainland china


壹、緒論

  近數年來,台灣經濟面臨現場員工短缺;土地、工資大幅上漲及環保意識高漲等多重壓力,企業為圖生存,將其生命週期已趨成熟或無力升級之產品,移往海外投資設廠,以延續其生命與成長,因此,企業海外投資蔚成風潮。

  早期我國企業在亞洲地區之投資大多在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及印尼等東南亞國家,但自從1979年大陸採開放政策及1987年台灣開放大陸探親以來,兩岸貿易迅速成長,熱絡的雙邊貿易引發了台灣企業前往大陸投資的動機,再加上大陸廉價勞工、土地遼闊及同文同種等利多因素,引發了台灣企業前往大陸投資的熱潮。

  然而,大陸幅員廣大,地區之間的差異頗大,這與台灣地狹人稠地區同質性很高之情況是相當不同的。大陸各地區差異性大致可分為三類:

一、自然環境之差異:如臨海港口與內陸地區有極大差異。

二、人文上的差異:大陸地區除了人種多以外,各地人民文化與社會習俗上的差異性也相當大,比方說,臨海地區接觸外人較多較久,人民較為開放,內陸地區則較為封閉內向。

三、政策與政治上的差異:大陸地區幅員廣大,交通與資訊較無法順暢的流通,雖然其屬於中央集權體制,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行事風格普遍存在,而常見有一些中央下達的經貿法令,在各地方執行時就完全走了樣。因此,在北京附近的城鎮也許可能完全聽命於中央,但遠在天邊的廣東、福建的情況就異於常態,如同古代兵家所謂之「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於是各「偏遠地區」可能另有一套不同特色的地方法規。

  台商前往大陸投資的地區,主要仍集中在東南沿海城市及經濟特區,尤其以深圳地區為主,但近年來台商之投資已逐漸向北方發展或向內地區推進,以著眼於未來大陸市場或利用更好的優惠措施。

  展望未來海峽兩岸的經貿關係,不再僅是單純的大陸、台灣之直線關係,而可能會是台灣、大陸、台商各屬一端,各自用不同方式解釋自身利益。台商必須追求自身企業的成功,但台灣政府必須保持自身的安全,開拓新的活動空間,而大陸政府則極力於吸納台灣經濟資源與經驗,同時適度對台灣伸張主權,一種新三角關係為之形成。

  由於兩岸經營環境條件之差異性甚大,故其在製造策略方面亦有差異之處,以適應不同之經營環境。製造策略為執行事業單位策略之具體後續行動方案,其為提昇產業績效之關鍵因素。過去文獻,甚少討論兩岸台商之製造策略之比較。因此,本研究透過兩岸皆有台商之問卷調查,以探討企業在兩岸所採用之製造策略及其相對應之績效是否有差異,進而歸納企業在擬定兩岸製造策略時應遵循之方向及準則。


貳、文獻探討

  一般人對策略之定義的瞭解,大體上誠如許士軍(1986)在其管理學一書所說的:「策略代表為達成某特定目的所採取的手段,它表現為對重要資源的調配方式。它既是一種手段,又有某特定目的,並要與資源的調配有關」。而製造策略自從1969年Skinner首創此研究的領域之後,目前已成為生產/作業管理所重視的研究範圍(Anderson et.al.,1989 ; Swamidass & Newell,1987)。根據相關文獻中,可將製造策略定義描述如下:

  1. 製造策略是「一種有關製造策略的型式,使得企業可達成想要的製造政策與目標」(Skinner,1969 ; Hayes & Wheelwright,1984 ; Swamidass & Newell,1987)。

  2. 製造策略是「製造功能的長期計劃,由任務的分派,目標的制定能力所構成」(Anderson et.al.,1989)

  3. 製造策略是以策略性觀點來引導製造決策的制定,基本觀念在於使製造活動能連結公司整體策略,並與其他功能性活動以及相關的內外環境因素等相配合,以支援公司整體目標的達成,而成為公司取得競爭因素的有利武器。(方世榮 & 林能白,1992)

  關於製造策略的組成份子與內容,早期Schoeroder et al.(1986)的探討較為廣義且具探索性。而據Leong & Ward(1994)指出,大多學者所探討的製造策略內容可分為競爭要項(competitive priorities)與製造決策(decision area)兩類。競爭要項是企業策略的延伸,是為達成競爭目的而訂定的製造方向,並從而發展出製造功能以達到特定之目的。簡言之,競爭要項係根據企業總體策略與事業策略之目標所決定的製造目標之優先順序;而製造決策是關於製造功能的長期且重要的決策項目,是為達製造目標而對各項製造活動所訂的一些決策。

一、競爭要項

  由於環境的威脅與製造資源的有限,企業在面對市場的競爭要求下,必須充分利用其既有資源以發揮最大效用,因此企業若能清楚辨認其競爭優勢,便能建立其相對於同業的市場位置與競爭重點,此即為競爭要項。為表達競爭要項此一概念 各學者所使用之名稱不儘相同,諸如製造任務(manufacturing task)、製造績效準則(manufacturing criteria)與製造目標等皆是此義。

  有些學者(Sharma,1987;Leong et al.,1990)稱製造目標為競爭性優先順序(competitive priorities),也就是指公司在考慮其本身的製造能力、產品市場的競爭條件以及環境的威脅與機會後,選擇製造活動所應先達成的目標。如同Fine & Hax(1985)所言,公司無法完全達到每一個目標,只好選擇能達成的優先順序。本質上,製造目標之擬訂,即在支援公司整體目標與競爭策略的達成,也可提供評估製造功能是否達成目標的準則。大多數學者皆同意製造目標應包括以下四項:品質(quality)、成本(cost)、彈性(flexibility)、交期(delivery)等構面(Hayes & Wheelwright,1984;Fine & Hax,1985;Leong et al.,1990)。然而仍有其他學者認為尚有其他構面,如服務(service)(Kim et al.,1990;Kim & Arnlod,1992)。因此公司在衡量其競爭因素,可以採用品質、成本、彈性、交期及服務等5項主要的績效評估構面來達成其製造目標;而對於這5個製造目標的解釋,Kim et al.(1990)將其分成15項競爭要項(參閱表2之項目變數)來加以衡量。

二、製造決策

  製造決策是關於製造功能的長期且重要的決策項目,為達製造目標而對各項製造活動所訂的一些決策,以期提昇製造能力,強化製造競爭優勢。對於製造決策的內容,Hayes & Wheelwright(1984)將製造策略決策領域分成八大決策類別,如表1所示,並特別強調此八大類別具有密切的關係,彼此應相互支援。

表1 製造決策項目

決策項目

擴充產能、擴充時機、產能型態

廠房設備

大小、地點、專業化程度(如專用設備或一般用途設備)

設備的技術、自動化技術、製程間的連接技術

垂直整合

整合的方向、整合的程度、整合作業之間的平衡程度

員工技術水準、薪資政策、員工雇用與安全

不良品的預防、品質檢驗、修復行動

生產計畫/物料控制

供應商的選擇與管理、集權程度、生產計畫的決策規則

組織結構、控制/獎懲制度、幕僚人員的角色

資料來源:Hayes & Wheelwright(1984)

 

  而Fine & Hax(1985)根據Hayes & Wheelwright(1984)與Buffa(1985)的觀念,依製造策略管理功能,亦將製造決策分為九個項目:產能、廠房設備、垂直整合、製程技術、新產品的廣度與推廣期間、人力資源、產品品質、供應商關係與物料(零件)品質等。

  對於製造能力與製造目標的相關討論,Roth & Miller(1992)曾明確的指出,「製造目標」表示未來所意圖要達成的某些製造功能;而「製造能力」則是指實現的製造功能的能力。也就說製造目標是公司所計畫要達成的製造功能,但是未來不一定會實現,因此製造能力與製造目標的衡量構面是相同的,但其意義不同。而Kim et al.(1990)曾探討韓國與美國產業製造目標與製造能力之間是否存在競爭差距,並以此差距大小來討論二國在製造競爭力上的地位。然而製造能力與製造目標如何衡量呢?Cleveland(1989)與Vickery(1992)曾提出「製造目標與製造能力之一致性」的觀念,並說明公司的製造目標可以以公司對競爭要項重視的優先順序來衡量,而製造能力則為在競爭要項中,其與同業競爭者比較時之強弱處來表示。他們並指出一致性程度越高則其製造競爭力越高,且公司績效越好。而張世佳、林能白、魏啟林(1998)以台灣高科技廠商為實證對象,說明製造能力與事業策略需作適當配適,以期獲得較佳績效。

  綜合上述相關文獻之探討,我們可以瞭解,廠商會根據其製造目標與製造能力現況,探究其間的差距(即一致性程度),並據以做出適當的製造決策,以提昇其製造能力,進而達成製造目標,強化其競爭能力。因此本研究將整合製造策略內容(製造能力、製造目標;製造決策)觀點,來探討兩岸台商的製造策略及其差異分析。本研究概念性架構繪製如圖1(虛線框框為本研究範圍)。

wpe40044.gif (5137 bytes)

圖1 本研究架構圖

 


參、研究設計

一、研究變項定義與測量工具(信度、效度分析)

  本研究之研究變項包括三部份(1)製造能力(2)製造目標(3)製造決策推動情形,本節將針對各變項的操作性定義及其資料來源詳加說明。

(一)、製造能力

  製造能力代表各廠商與其它競爭者相比,在各競爭要項上的相對強弱勢。由前面相關文獻探討,本研究參考Kim et al.(1990);Kim & Arnlod(1992)的競爭要項,包括價格、彈性、品質、交期與服務等5個構面15個問項來衡量製造能力。在量表效度衡量方面,本研究係採用各學者所認同且時常作為實證應用的衡量問項,故內容效度方面應無瑕疵。而在建構效度方面,本研究係採用Kerlinger(1986)所強調以項目分數和總分之相關(Item-total correlation)法代替因素分析法,亦即假設總分有效,則個別項目和總分相關係數大小,即為建構效度衡量指標。研究結果顯示,本量表之Item-total correlation皆大於0.6表示具有相當的建構效度。在信度測試方面,各構面因素的Cronbach s α皆高於0.7,顯示具有相當不錯之內部信度。其結果整理如表2所示:

2 製造能力信度與效度分析

構面因素

項目變數

個別項目與項目總分之相關係數

Cronbach's α

價格

在價格競爭市場中的能力

   

彈性

快速變更設計的能力

快速引進新產品的能力

快速變更產能的能力

提供多種產品的能力

迅速改變產品組合

0.709

0.739

0.682

0.611

0.752

0.829

品質

提供品質一致且低瑕疵率的能力

提供可信賴產品的能力

提供耐久的產品的能力

0.602

0.727

0.682

0.756

交期

提供快速交貨的能力

提供可靠交貨的能力

0.715

0.715

0.833

服務

提供有效的售後服務的能力

提供有效的周邊產品支援的能力

使產品容易購得(分佈廣泛)的能力

使產品滿足個別消費者需求的能力

0.628

0.658

0.703

0.610

0.825

 

(二)、製造目標

  製造目標代表各廠商對各競爭要項所認知的重要性,其構面亦與製造能力相同即包括價格、彈性、品質、交期與服務等5個構面。換句話說此5個競爭要項的構面表現於廠商競爭能力相對強弱勢者,即為廠商之製造能力的衡量;而表現於廠商認知該競爭要性之重要程度者,即為廠商之製造目標的衡量。由於此部份之衡量項目及構面皆與製造能力相同,故不再敘述。

(三)、製造決策

  製造決策,代表廠商為縮小製造目標與製造能力的差距,以期提昇製造能力所採取的措施。本研究此部份的設計,主要在調查廠商對各項製造決策實施推動的程度,以瞭解他們針對改善製造能力的作法為何。其中的問項,主要是依據Kim & Miller(1990)的問項,並參考周福星、林清河(1994)的部份題目,以要求涵蓋面更為周全。有關衡量製造決策過去推動情形與未來重視程度,本研究將其分成產品設計、人力資源、製程科技、生產規畫與控制、品質管理、一般管理6個構面39個問項。在量表效度衡量方面,其Item-total correlation皆大於0.6,表示具有相當的建構效度。其信度檢測方面,各構面因素的Cronbach s α皆高於0.8,更顯示出具有相當好之內部信度。整理如表3所示:

  以上各研究變項:(1)製造能力,(2)製造目標,(3)製造決策等三部份,其各變項均以李克特(Likert)五點順序尺度來衡量,按照目前實際情況來圈選,依重要性、強弱的程度區分為「不重要(弱)」、「稍微不重要(稍微弱)」、「普通」、「稍微重要(稍微強)」、「重要(強)」,給予一至五分的評分,分數低表示該公司對於此問項之重要性或優勢越小,反之,則重要性或優勢越大。

 

3 製造決策信度與效度分析

構面因素

項目變數

個別項目與項目總分之相關係數

Cronbach's α

產品設計

電腦輔助設計

價值分析/產品再設計

為新產品發展新程序

為舊產品發展新程序

製造程序設計

同步工程

0.659

0.804

0.732

0.781

0.790

0.793

0.909

人力資源

更廣泛的工作與責任

組織重新劃分

員工教育訓練

獎懲制度

主管教育訓練

0.600

0.770

0.747

0.793

0.826

0.897

製程科技

電腦輔助製造

整合資訊系統於製造

使用機器人

使用彈性製造系統

使用CNC/DNC

使用自動搬運設備

0.713

0.640

0.729

0.762

0.824

0.716

0.901

生產規畫與控制

產能規劃

製程規劃

生產排程

工作與時間研究

人體工學

及時物料管理

改進產品存貨系統

物流技術

0.759

0.841

0.706

0.771

0.686

0.755

0.740

0.685

0.922

品質管理

品質管制或製程管制

總體生產維護

力行5S運動

實施品管七大手法

功能式團隊(品管圈)

推行全面品管(TQM)

0.783

0.794

0.854

0.860

0.774

0.818

0.937

一般管理

再生工程

外包

供應商合夥關係

以其他公司為學習指標

改進製造程序及環境保護工作

增加可回收物料的使用

發展製造策略及事業策略

提供可信賴產品的能力

0.700

0.685

0.618

0.702

0.725

0.680

0.705

0.668

0.891

二、資料收集及分析方法

  本研究分別針對中華徵信所出版的台灣製造業前500大,和海堂資訊所出版的大陸台商製造廠商的資料為研究母體,隨機抽取台灣製造業350家,大陸台商150家,共郵寄問卷500家,其回收狀況為,台灣製造業有效回收問卷為72份,而大陸台商的有效回收問卷為34份。有效回收率為21.2%。

  本研究所採用的資料統計方法,主要有下列幾項:

(一)敘述性統計分析:

  在描述台灣製造業與大陸台商在製造能力、製程目標、製造決策等各衡量項目及構面因素的平均得分,以說明台灣製造業與大陸台商製造能力、製程目標、製造決策等方面的現況。

(二)T-檢定:

  主要據以分析台灣製造業與大陸台商在對製造目標的選擇、製造能力及製造決策等是否具有顯著的差異存在。


肆、資料分析與研究結果

  有關兩岸台商在製造能力、製造目標及製造決策上的現況與差異的實證結果,將分述如下:

(一)製造能力

  在本研究中,製造能力代表廠商在某項競爭要項上與主要競爭對手比較的相對強弱勢,同時,廠商的製造能力和製造目標的要求無法配合時,也將無法有效率的達成使命,為達到「全方位競爭」的效果,在每一個競爭要項上,廠商的能力應盡可能符合製造目標的要求。以下將分別說明海峽兩岸之台商在製造能力的表現,並說明其差異情況。

  台灣製造業在製造能力的衡量結果,如表4所示。根據平均值的大小我們可以看出,其在5個構面因素上的表現程度依序為,品質(4.605)、服務(4.318)、交期(4.314)、彈性(4.289)、價格(3.671),而在15個競爭要項上,台灣製造業認為其專長的順序依次為,提供品質一致且低瑕疵率的能力(4.829)、提供有效的售後服務能力(4.814)、提供可信賴產品的能力(4.757)、提供多種產品的能力(4.386)、提供可靠交貨的能力(4.328)、快速變更產能的能力(4.314)、提供快速交貨的能力(4.300)、迅速改變產品的組合(4.288)、快速變更設計能力(4.243)、提供耐久的產品的能力(4.229)、使產品滿足個別消費者需求的能力(4.214)、快速引進新產品的能力(4.214)、提供有效的周邊產品支援的能力(4.143)、使產品容易購得的能力(4.100)及在價格競爭市場中的能力(3.671)。

  而大陸台商在製造能力的衡量結果,如表4所示。其在5個構面因素上的表現程度依序為,價格(4.043)、品質(3.924)、彈性(3.764)、交期(3.457)、服務(3.150),而在15個競爭要項上,大陸台商認為其專長的順序分別為,在價格競爭市場中的能力(4.043)、提供品質一致且低瑕疵率的能力(4.029)、提供可信賴產品的能力(4.027)、快速引進新產品的能力(3.957)、快速變更設計能力(3.800)、迅速改變產品的組合(3.763)、快速變更產能的能力(3.743)、提供耐久的產品的能力(3.716)、提供可靠交貨的能力(3.714)、提供多種產品的能力(3.657)、使產品滿足個別消費者需求的能力(3.429)、提供快速交期的能力(3.200)、提供有效的售後服務能力(3.086)、使產品容易購得的能力(3.083)及提供有效的周邊產品支援的能力(3.003)。

  在兩岸台商製造能力差異分析上,整體比較的結果如表4,由表中可知台灣製造業認為其在『品質』、『交期』、『服務』等構面有不錯的能力,而大陸台商則認為其在『價格』、『品質』、『彈性』有較好的能力。就整體而言,台灣製造業除了在『價格』能力上低於大陸台商外,其餘『品質』、『服務』、『交期』、『彈性』的能力皆顯著高於大陸台商。而在製造能力問項差異分析上,所有問項都呈現顯著的差異存在,其中在「價格競爭市場中的能力」上,大陸台商認為其有較好的能力,其餘的問項,台灣製造業則認為其有較佳的能力。

 

4 兩岸台商製造業製造能力分析

構面因素

平均值 (排序)

T 檢定

P-Value

項目變數

平均值

T 檢定

P-Value

台灣廠商

大陸台商

台灣廠商

大陸台商

價格

3.671 (5)

4.043 (1)

0.0136 *

在價格競爭市場中的能力

3.671

4.043

0.0136 *

彈性

4.289 (4)

3.764 (3)

0.0001 **

快速變更設計的能力

快速引進新產品的能力

快速變更產能的能力

提供多種產品的能力

迅速改變產品的組合

4.243

4.214

4.314

4.386

4.288

3.800

3.857

3.743

3.657

3.763

0.0314 *

0.0467 *

0.0019 **

0.0000 **

0.0020 **

品質

4.605 (1)

3.924 (2)

0.0000 **

品質一致且低瑕疵率的能力

可信賴產品的能力

耐久的產品的能力

4.829

4.757

4.229

4.029

4.027

3.716

0.0000 **

0.0000 **

0.0015 **

交期

4.314 (3)

3.457 (4)

0.0001 **

提供快速交貨的能力

提供可靠交貨的能力

4.300

4.328

3.200

3.714

0.0000 **

0.0006 **

服務

4.318 (2)

3.150 (5)

0.0000 **

有效的售後服務的能力

有效的周邊產品支援的能力

容易購得的能力

滿足個別消費者需求的能力

4.814

4.143

4.100

4.214

3.086

3.003

3.083

3.429

0.0000 **

0.0000 **

0.0000 **

0.0002 **

註:括弧內之數字為其排序 , *:p-value < 0.05 , **:p-value < 0.001

(二)製造目標

  本研究中,製造目標代表各廠商對各競爭策略要項所認知的重要性程度,在5個構面15項競爭要項上,兩岸製造業各自認為其最重視哪些因素與要項呢?其結果整理如表5所示。

  由表中得知,根據平均值的大小我們可以瞭解,台灣製造業認為其製造目標在重視的程度上依序為品質(4.452)、交期(4.171)、服務(4.107)、彈性(3.953)與價格(3.857);而在15個競爭要項上其重視程度的順序分別為,提供可信賴產品的能力(4.453)、提供品質一致且低瑕疵率的能力(4.443)、提供有效的售後服務能力(4.372)、提供耐久的產品的能力(4.371)、提供快速交貨的能力(4.186)、提供可靠交貨的能力(4.157)、提供多種產品的能力(4.114)、使產品容易購得的能力(4.071)、快速變更產能的能力(4.071)、使產品滿足個別消費者需求的能力(4.014)、提供有效的周邊產品支援的能力(3.971)、迅速改變產品組合(3.954)、在價格競爭市場中的能力(3.857)、快速變更設計能力(3.814)及快速引進新產品的能力(3.814)。

  而大陸台商製造業認為其製造目標在重視的程度上依序為彈性(4.579)、品質(4.357)、價格(3.986)、交期(3.957)與服務(3.814),而在15個競爭要項上其重視程度的順序分別為,快速變更產能的能力(4.729)、提供多種產品的能力(4.643)、迅速改變產品組合(4.579)、快速引進新產品的能力(4.471)、快速變更設計能力(4.471)、提供可信賴產品的能力(4.471)、提供品質一致且低瑕疵率的能力(4.329)、提供耐久的產品的能力(4.271)、提供有效的售後服務能力(4.100)、提供可靠交貨的能力(4.043)、在價格競爭市場中的能力(3.986)、提供快速交貨的能力(3.871)、使產品滿足個別消費者需求的能力(3.814)、提供有效的周邊產品支援的能力(3.729)及使產品容易購得的能力(3.614)。

  就兩岸台商製造目標整體比較結果如表5所示,表中指出:台灣製造業除了在『價格』、『彈性』的製造目標構面因素上的重要性,低於大陸台商外,其餘,如『品質』、『交期』、『服務』等構面因素的重要性皆高於大陸台商,且『品質』、『交期』、『服務』是台灣製造業認為較重要的製造目標,這與其製造能力的表現互相吻合;而大陸台商則認為『彈性』是其最重要的製造目標,『品質』也有較高的重視程度。而在製造目標問項差異分析上,「快速變更產能的能力」、「提供多種產品的能力」、「快速引進新產品的能力」、「快速變更設計能力」、「使產品容易購得的能力」等問項呈現顯著的差異,其中在「使產品容易購得的能力」上,台灣製造業認為其有較高的重要性程度,而大陸台商則認為其在「快速變更產能的能力」、「提供多種產品的能力」、「快速引進新產品的能力」、「快速變更設計能力」4個問項上有較高的重視程度。

5 兩岸台商製造業製造目標分析

構面因素

平均值 (排序)

T 檢定

P-Value

項目變數

平均值

T 檢定

P-Value

台灣廠商

大陸台商

台灣廠商

大陸台商

價格

3.875 (5)

3.986 (3)

0.4491

在價格競爭市場中的能力

3.857

3.986

0.4491

彈性

 

3.953 (4)

 

4.579 (1)

 

0.0005

**

快速變更設計的能力

快速引進新產品的能力

快速變更產能的能力

提供多種產品的能力

迅速改變產品的組合

3.814

3.814

4.071

4.114

3.954

4.471

4.471

4.729

4.643

4.579

0.0019 *

0.0019 *

0.0011 *

0.0048 *

0.0017 *

品質

4.452 (1)

4.357 (2)

0.4615

品質一致且低瑕疵率的能力

可信賴產品的能力

耐久的產品的能力

4.443

4.453

4.371

4.329

4.471

4.271

0.4944

0.6061

0.4809

交期

4.171 (2)

3.957 (4)

0.1890

提供快速交貨的能力

提供可靠交貨的能力

4.186

4.157

3.871

4.043

0.0593

0.5231

服務

4.107 (3)

3.814 (5)

0.0597

有效的售後服務的能力

有效的周邊產品支援的能力

容易購得的能力

滿足個別消費者需求的能力

4.372

3.971

4.071

4.014

4.100

3.729

3.614

3.814

0.1549

0.2403

0.0247 *

0.2407

註:括弧內之數字為其排序 , *:p-value < 0.05 , **:p-value < 0.001

 

(三)製造決策

  製造決策代表廠商為縮小製造目標與製造能力的差距,以及提昇製造能力所採取的措施。本研究將分成製造決策過去兩年的效果與製造決策未來兩年的重視程度來說明,而兩岸台商製造業在製造決策推動的情形,其結果整理如表6所示

  由表6所示可以看出,台灣製造業在製造決策過去兩年的效果以人力資源的平均效果最大(4.386),其次依序分別為品質管理(4.312)、生產計劃與控制(4.204)、一般管理(4.157)、產品設計(4.119)、製程科技(3.633),而各構面因素中分別又以員工教育訓練、主管教育訓練、統計品質管制或統計製程管制、推行全面品管、製程規劃、產能規畫、在競爭價格下提供可信賴產品的能力、改進製造程序及環境保護工作、製造程序設計、電腦輔助設計、整合資訊系統於製造、電腦輔助製造等項目的效果較大。而在製造決策未來兩年的重視程度上以人力資源最重視(4.531),其次為生產規畫與控制(4.323)、產品設計(4.188)、一般管理(4.184)、品質管理(3.933)、製程科技(3.633),而各個構面因素中分別又以員工教育訓練、主管教育訓練、物流技術、產能規劃、為新產品發展新程序、電腦輔助設計、在競爭價格下,提供可信賴產品的能力、改進製造程序及環境保護工作、推行全面品管、、統計品質管制或統計製程管制、整合資訊系統於製造、電腦輔助製造等項目較受到重視。

  而大陸台商方面由表6所示可以看出,大陸台商在製造決策過去兩年的效果以人力資源的效果最大(4.034),其餘依序為生產計劃與控制(3.714)、一般管理(3.604)、品質管理(3.348)、產品設計(3.271)、製程科技(2.733),而各構面因素項目中分別又以主管教育訓練、員工教育訓練、生產排程、製程規劃、在競爭價格下提供可信賴產品的能力、改進製造程序及環境保護工作、推行全面品管、統計品質管制或統計製程管制、製造程序設計、電腦輔助設計、電腦輔助製造、整合資訊系統於製造等項目的效果較大。而在製造決策未來兩年的重視程度上以人力資源最重視(4.666),依序為生產規畫與控制(4.386)、品質管理(4.176)、一般管理(3.946)、產品設計(3.914)、製程科技(3.548),而各個構面因素中分別又以員工教育訓練、主管教育訓練、生產排程、產能規劃、統計品質管制或統計製程管制、推行全面品管、在競爭價格下,提供可信賴產品的能力、發展製造策略及支持事業策略、為製造程序設計、電腦輔助設計、電腦輔助製造、整合資訊系統於製造等項目較受到重視。

  對於兩岸台商製造決策過去兩年的績效差異分析,整體比較的結果如表6所示,由表中可知,台灣製造業認為其製造決策的6個衡量構面:產品設計、人力資源、製程科技、生產規畫與控制、品質管理、一般管理的表現皆顯著高於大陸台商的表現。而兩岸台商製造決策未來兩年的重視程度,其比較結果並無顯著的差異。然就整體而言,台灣製造業普遍認為其製造決策未來兩年的重視程度除了人力資源外,在成本規畫控制下,產品設計能力的提昇相當值得重視,而大陸台商則認為除了人力資源外,生產規畫控制與品質管理在未來兩年有較高的重視程度。

 

6 兩岸台商製造決策分析

過去兩年的績效

未來兩年的重視程度

構面因素

平均值

T 檢定

P-Value

平均值

T 檢定

P-Value

台灣廠商

大陸台商

台灣廠商

大陸台商

產品設計

4.119 (5)

3.271 (5)

0.0000 **

4.188 (3)

3.914 (5)

0.2026

人力資源

4.386 (1)

4.034 (1)

0.0235 *

4.531 (1)

4.666 (1)

0.3678

製程科技

3.633 (6)

2.733 (6)

0.0000 **

3.633 (6)

3.548 (6)

0.6446

生產規畫與控制

4.204 (3)

3.714 (2)

0.0017 *

4.323 (2)

4.386 (2)

0.6632

品質管理

4.312 (2)

3.348 (4)

0.0000 **

3.933 (5)

4.176 (3)

0.2328

一般管理

4.157 (4)

3.604 (3)

0.0003 **

4.184 (4)

3.946 (4)

0.2217

註:括弧內之數字為其排序 , *:p-value < 0.05 , **:p-value < 0.001


伍、結論與建議

  過去學者對於有關製造策略內容的研究,一般都以競爭要項或製造決策作為討論的依據,而本研究調查兩岸台商製造策略分析之比較,則根據競爭要項之構面,依其不同意義分別據以描述製造能力及製造目標,並探討其在製造決策上的影響。經由資料分析結果,可得下列結論:

一、台灣製造業之製造策略概況

  在製造能力方面,其重視程度依序為品質、服務、交期、彈性、價格,且大致符合其製造目標的要求。對於製造決策過去兩年的效果,其成效依序為人力資源、品質管理、生產規劃與控制、一般管理、產品設計、製程科技。而在製造決策未來兩年的重視程度上,則分別為人力資源、生產規劃與控制、產品設計、一般管理、品質管理、製程科技。

  由於近年來消費者品質意識抬頭,且產業競爭激烈,因此近幾年台灣企業一直致力於人力資源的管理與品質管理的推行等等,因此成效較為顯著,表現於製造能力上則為品質與服務等能力有較佳的表現。而製程科技方面,因台灣之製造程度已有一定之水準,故成效上的認知則相對較不顯著。展望未來。台灣製造業面臨自由化、國際化的競爭趨勢,唯有繼續強化其現有品質、服務、交期等優勢的製造能力,並在此基礎下,發展有效的人力資源管理以提昇專業人力素質,且提昇成本控制及產品設計能力,使得台灣製造業蛻變成具有創新、品質、服務等全方位的國際競爭廠商。

二、大陸台商之製造策略概況

  在製造能力方面,其重視程度依序為價格、品質、彈性、交期、服務,除了彈性能力外其餘大致符合其製造目標的要求。對於製造決策過去兩年的效果,其成效依序為人力資源、生產規劃與控制、一般管理、品質管理、產品設計、製程科技。而在製造決策未來兩年的重視程度上,分別為人力資源、生產規劃與控制、品質管理、一般管理、產品設計、製程科技。

  由本研究實證調查結果可瞭解到,由於大陸仍停留於以生產為導向的勞力密集之產品為主軸,且因當地廉價的勞工及土地成本,故其在價格等製造能力具有相對的優勢。然而在面對激烈競爭及時代趨勢的需求,大陸台商在未來的製造決策活動上,其最重視的是人力資源的管理,而生產規畫控制及品質管理的推行則為大陸台商未來所強調的,因為有效的人力運用及素質的提昇是健全競爭體質的基礎,而在價格的優勢能力下,產能及產品品質的提昇則為強化競爭能力的源頭。

三、兩岸台商製造策略之差異分析

  在製造能力方面,兩岸台商在5個構面上皆呈顯著的差異。台灣企業優先發展的兩個製造能力為品質與服務,而大陸台商則為價格與品質。在製造目標方面,兩者僅有彈性構面呈顯著差異,其中大陸台商在彈性重視程度上的認知高於台灣企業。對於製造決策過去兩年效果而言,台灣企業在各構面的成效皆高於大陸台商,且兩者呈現顯著差異。而在製造決策未來兩年的重視程度上,兩岸台商在產品設計、人力資源管理、製程科技、生產規畫與控制、品質管理、一般管理等6個構面上並無顯著的差異。但在品質管理的認知上,大陸台商則顯得較重視,究其原因可能是因為品質管理在台灣製造業推行已久,且有相當不錯的品質水準,目前已成為管理制度的一環,因此,在此6個構面上之相對重視上呈現出不太重視之現象。然而大陸台商目前仍以低廉的勞動成本為其競爭優勢,所以對於推行品質管理以強化競爭體質,則成為其現階段強調的重點之一。

  隨者新興工業國家的興起與國內勞工成本的高漲,以往國內企業最具競爭力的成本優勢已然消失,代之而起的是追求品質、服務等優勢。而台灣近幾年來由於全球經營環境的自由化傾向,台灣企業紛紛致力於企業的國際化行動,以期企業經營策略能更具靈活彈性,滿足全球性顧客的需求,並進而提昇競爭優勢及績效。所以對於具國際觀等相關人力資源的培養及管理、品質管理、產品設計、服務等能力的提昇,是台灣企業當前最重要的課題。而大陸台商由於大陸地區的經營環境特性及相關製造技術能力的限制,當前的大陸台商都因當地廉價的勞動成本而在價格能力上具有相對的優勢。然而面對東南亞國家強力的競爭及消費者品質意識的提昇,人力資源管理、品質管理也是大陸台商現今無法忽視的課題。

  面對國際化、自由化之劇烈競爭環境,台灣製造業具有品質、服務及交期等優勢能力;而大陸台商則具有價格等優勢能力,所以兩岸台商應根據自身的優勢,由原來的垂直分工演進為水平分工和技術分工。兩岸台商各自發展其具有相對競爭優勢的項目,而後整合成一個具有互相支援的競爭群聚關係,這不僅有利於台灣產業的升級,或是冀求在國際產業競爭中取得優勢,此皆為未來不可避免的趨勢。

  本研究由於時間及人力上的限制,尚有許多問題未能作更深入的分析,仍有待後續的研究加以探討,茲簡要列舉如下:

一、本研究係以台灣製造業與大陸台商為對象,作整體性分析,並未對個別產業作探討,後續研究可針對個別產業進行深入探討。

二、本研究係以樣本之橫斷面資料進行實證研究,但由於涉及時序的縱貫面分析,因此若能採用縱貫面資料分析,將可進一步研究製造目標的演進過程及製造能力的發展過程等重要課題。

三、製造策略乃一功能性策略,必須與其它功能性策略相互配合才能達成一致的目標,因此,各功能之間的介面與互動問題的探討,是相當重要的研究課題。


參考文獻

一、中文部份

  1. 方世榮、林能白,「製造活動的策略性觀點」,社會科學叢論,40輯,頁161-178,1992。
  2. 許士軍,「管理學」,東華書局,頁81-91,1986。
  3. 周福星、林清河,「先進製造技術之競爭策略分析---台灣企業之實證研究」,中山管理評論,第2卷第3期,頁47-61,1994。
  4. 張世佳、林能白、魏啟林,「製造能力與事業策略之配適分析 台灣高科技廠商之實證」,管理學報,第15卷第1期,頁57-80,1998。

二、英文部份

  1. Anderson, J. C., Cleveland, G., & Schroeder, R. G., “Operations Strategy: A Literature Review,” Journal of Operations Management, Vol:8(2), 1989, pp.133-158.
  2. Buffa, E. S., “Meeting the Competitive Challenge With Manufacturing Strategy,”. National Productivity Review, 1985, pp.155-169.
  3. Cleveland, G., Schroeder, R. G. & Anderson, J. C., “A Theory of Production Competence,” Decision Science, Vol:20, 1989, pp.655-688.
  4. Fine, C. H., & Hax, A. C.,”Manufacturing Strategy : A Methodology and an Illustration,” Interface, Vol.15(6), 1985, pp28-46.
  5. Hayes, R. H., & Wheelwright, S. C., Restoring Our Competitive Edge: Competing through Manufacturing, New York : John Wiley and Sons.,1984.
  6. Kerlinger, F. N., Foundations of Beharvioral Research, Third Edition, HRW. Inc.,1986.
  7. Kim, J. S., & Miller, J. G., “The Manufacturing Future Factbook:1990 U.S. Manufacturing Futures Survey,” Boston University Manufacturing Roundtable Research Report Series.,1990.
  8. Kim, J. S. & Arnlod, P., ”Manufacturing Competence and Business Performance: A Framework and Empirical Analys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peration & Production Management, Vol.13(10), 1992, pp.4-25.
  9. Leong, G. K., & Ward, P. T., “The Six Ps of Manufacturing Strateg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Management, Vol.15(12), 1994, pp.32-45.
  10. Leong, G. K., Snyder, D. C., & Ward, L. P., “Research in the Process and Content of Manufacturing Strategy,” OMEGA, Vol.18(2), 1990, pp.109-122.
  11. Roth, A. V. & Miller, J. G., “Success Factors in Manufacturing,” Business Horizon.,1992.
  12. Schroeder, R. G., Anderson, J. C., & Cleveland, G., ”The Content of Manufacturing Strategy : an Empirical Study,” Journal of Operations Management, Vol.6(4), 1986, pp.405-415.
  13. Sharma, D., Manufacturing Strategy :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Performanc. Unpublished Doctoral Dissertation, Ohio State University, Columbus OH., 1987.
  14. Skinner, W., “Manufacturing-Missing Link in Corporate Strategy,” Harward Business Review, Vol. 49(3), 1969, pp.136-145.
  15. Swamidass, P. M., & Newell, W. T., ”Manufacturing Strategy, Environmental Vncertainty and Performance: A Path Analytic Model,” Management Science, Vol.33(4), 1987, pp.509-524.
  16. Vickery, S. K., “A Theory of Production Competence Revisited,” Decision Science, Vol.22, 1992, pp. 635-643.

[ 回目錄 | Top ]